2018年1月30日 星期二

高雄市府別砍樹,我要大樹留下來!

文/陳家家(高雄共學平日四團成員)

即將改建的三十七號公園,大批老樹面臨移除危機。 提供/陳家家
我跟我的小孩小賀站在高雄師範大學旁的同慶路與五福路中間的三十七號綠地公園,我們手中拿著一疊傳單,醞釀了許久,開始對公園內的社區居民發送傳單。一個阿姨接下傳單,然後狐疑地說:「哎唷,我們這些小市民去說有用嗎?誰理我們?」

傳單的內容大致寫著,今年二月中,三十七號公園將進行翻新整建,依照高雄市府的規劃,公園裡的一百二十八棵大樹中,要移除六十棵大樹,全部的樹都可能將被粗暴修剪至樹型全失,最後改種草皮和小樹。

大樹有淨化空氣污染、樹蔭降溫六度、提升房價等價值,有大樹的清涼公園不要,花五百多萬移除大樹,改種草皮、小樹,為什麼我們要接受這樣的公園改造?


陳家家帶著小孩在公園內發傳單。 提供/陳家家
【為什麼高雄市府要大規模砍樹?】

發傳單的那天上午,我帶著剛睡醒的小孩小賀到即將被改建的三十七號公園。回想我自己上一次發傳單,大概是我讀國中的時候了吧,那時我跟媽媽騎機車到處夾家裡小吃店的傳單,而這次再次發傳單,是要提醒社區居民:你們家旁邊的公園要重建,這麼多大樹都要消失了,你們知道嗎?

我是個共學團員,最近我和我的孩子小賀去聽高雄愛樹人團長莊傑任的演講,關於高雄公園改建的問題,莊傑任說:「種樹的數量」早就不是先進國家綠化的業績指標,「樹冠的覆蓋率」才是,美國、澳洲、新加坡等國家都以「樹冠覆蓋面積翻倍」作為城市綠化的目標,中國國家林業局也在二○○七年訂下「國家森林城市指標」,以「樹冠覆蓋面積」、「森林覆蓋面積」當作衡量指標。

可如今高雄市政府的都市綠化思維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高雄市政府以公園改建及防颱安全為由,移除十七座公園的大樹,改種植草皮跟小樹,總共有二十七公頃的公園綠地受到波及,大概有超過兩千棵大樹被砍掉。聽了莊傑任的演講後,我的心情真的很沈重,這麼多大樹消失,已有十七座公園受波及,新的改建工程還正在進行中,讓人真的很怒很生氣。

其實,我們共學團在共學時,也曾目睹類似情況。那是去年四月的事,那時我還沒參加共學團,後來聽團員轉述,當時我們團在華夏路扶輪公園共學,看到高雄市政府工務局養護工程處的工人拿電鋸上吊車,搭搭作響,樹枝和樹葉紛紛刷刷掉落,就這樣重覆一次又一次。我們目睹這一幕,既難受又充滿許多問號,有團員提起他曾在網路上看過修剪法有誤的文章,於是我們決定打1999向高雄市府反應,看看能否停止這樣的修剪工作,幾個團員也向前詢問工人為什麼要砍樹嗎?

工人不悅地說:「那你要等颱風時砸下來嗎?受傷誰負責?又打電話去罵?」

我們團員說:「我們只是想問為什麼要砍樹?所以很多人打去罵你們為什麼不砍樹嗎?」

工人表示,上次颱風臨時出動很多人搶救,很危險,整理路樹也花很多錢,緊急預備金也不夠,還有人還沒領到錢,不修也被罵,修也被罵。

我們團員:「那修剪方法不是有人提出質疑是不對的嗎?」

工人說,修樹方法是林務局幫他們上過課,上去修樹也是有執照的,不是亂修,網路上建議的方法根本沒辦法,「我們就是照這樣在做事!」

就這樣,我們在共學時目睹扶輪公園的修樹工程,除了現場詢問執行工務人員,也打給1999與議員反應,但是無論是大樹或是隨之鳥巢掉落的雛鳥,全是無救。

高雄市府近兩年的公園改造計畫,大樹紛紛消失。 提供/徐郁淳

【為什麼可以這麼輕易地砍樹?】

後來我們共學團內有團員分享莊傑任寫的文章〈高雄市政府下令,全高雄路樹將斷頭〉,加上前陣子我聽了傑任的演講,對高雄公園路樹大規模被砍的議題更有感,面對府方、議員有回應又沒回應的狀況,我們有種身為市民的憤怒,為何工務局面對專家學者及地方人士的質疑後,在對行人無影響區域與非颱風季節也一樣全面進行砍樹工程?

我們這些小市民,也有著公園使用者的疑惑,移植一棵樹木的風險、專業與費用高昂,為何能如此大量且輕易?

而我更有面對每日周遭環境未覺的羞愧。樹木的過渡修植,成了粗暴斷頭斷根,危害了後續生長樣貌,長出只為扶弱枝椏,不但增加傾倒危險,更成了荒謬市景!

陳家家帶小孩聽莊傑任的護樹講座。 提供/陳家家

最近關心議題的幾方集結了起來,大家ㄧ起討論面對高雄失控的都市環境規劃,如何能長期推進?因此,我們親子共學團在今年一月十號與高雄愛樹人、地球公民基金會、高雄市護樹護地協會、忠孝公園元極舞團、社團法人中華民國坤志慈善會、佐佐木護樹等團體共同發起「高雄市公園大改建 樹木大浩劫」記者會,希望讓更多人知道這個議題,也針對高雄市府工務局提出六大訴求。

我們親子共學團是公園的重度使用者,決意加入這場長期的地方議題。我們期許高雄市是一座森林城市,也應朝生態都市來做永續規劃發展。從大樹到公園,台灣是一個地處熱帶的島嶼,尤其常是豔陽的高雄,每每帶著孩子想在自然環境的公園共學,要找片能遮蔭的棲地,還真不容易,一個沒有樹蔭的炎熱草皮公園,增加曝曬的塑膠遊具,怎麼能讓親子家庭安心親近呢?更不用提風吹日曬下,增加損壞維護的成本,幾座高雄新設的共融公園中也是光禿殘弱的樹景,怎能提供市民休憩?

高雄市長陳菊的百萬植樹計劃,難道是以殘弱小樹的「量」計算,不計大樹綠化的「覆蓋率」?

城市的公園與路景樹木花草彷彿是景觀工具及市府考評政績,每日身處的城市,看到的是無法深植的大樹,取而代之的是不符比例的草皮和水泥空間,目前高雄市植栽也多是珍奇流行的外來種植物,吸睛美觀,但因自我繁生的可能,才成強勢樹種需被移植,如此都將讓生態環境面臨失衡。

公園是市民自然生態初接觸,再自然不過的環境教育,與之共存,如能發展符合在地自然生態和文化、物種特色,才是永續都市生態的紮根。

公園的設置,到底是為了什麼?高雄市都市發展計劃如何將美觀與生態、使用者需求來做長遠且細緻的考量?鄰里社區公園與都市大型公園需求相同嗎?改建計劃,是否能清楚透明的資訊公開,並加入公民使用者需求的意見呢?

【我要大樹留下來!】

發傳單的那天,其實我的心情很沈重,也很緊張,不知道會不會遇到不友善的人?

我邊陪小賀玩遊具邊想該怎麼跟路人開口,我們等了一個小時吧(順便邊吃早餐),終於來了一家人帶著小孩來玩溜滑梯,後來提起勇氣問他們是不是附近居民,然後告訴他們公園改建的事情。果然,開頭順了,一切也就順了!鼓起勇氣去問一直坐在旁邊大樹下的一群人,看起來就是在地居民,我們一直不敢過去,很怕是地頭蛇,不好說話。沒想到這群人聽到我們說明來由後,也氣噗噗地說要幫我們一起宣傳。

看到那群地頭蛇,坐在大樹下吃午餐,那個畫面很美!但當大樹被移走後,絕對不會有人在大太陽下悠哉的聊天與吃飯啊!

大樹被移除後,還會有這景象嗎?  提供/陳家家

這個畫面,讓我更想守護這個公園。

發傳單的那天,我們從上午十點待到下午三點,途中經歷了一些小賀超睏的生氣期,和大便的麻煩,但是,就從現在開始接觸公民議題吧!

我覺得這件事情好需要做,好需要帶著孩子開始做。因為市政就是生活,我們的生活跟政治脫離不了關係,要自己守護自己的權力。

「我們這些小市民去說有用嗎?誰理我們?」那位公園的阿姨這麼問著我。老實說,我也沒有答案,如果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力量很小,怎麼可能有用?但是,我們今天出來告訴大家,只要十個人認同,都打1999,或告訴里長,告訴議員,十個、二十個,聲音出來了,力量就出來了。所以不要小看自己,就像我帶小孩走到街頭跟公園發傳單一樣。

沒有人是局外人,關心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未來吧!我是市民,我要表達我的民意,我要大樹留下來!

高雄市府的公園改造政策,移除大量樹木,你同意這樣的政策嗎? 提供/陳家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