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性平入課綱】我是媽媽,但不是全國家長聯盟

文、圖:江敏榕(高雄共學平日四團領隊)


《12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程綱要草案公聽會》

為了場內公聽會,我們讀資料、開會、討論發言方向,也非常臨時的加碼了場外說故事活動,想用我們擅長的方式,跟不熟悉這議題、有疑惑的路人與親職對話,甚至還想要不要辦記者會、印傳單。XD

為了確認場地是否合法,ㄧ波六折,差點可能取消,討論再討論,但強大的夥伴終究跑了好幾個單位和詢問搞定了,沒想到我們的人生,還要看交通法與道路管理條例。XD

時間很趕,天氣很熱,但時間到了,大家就各自到位,自行分工,做事也陪著孩子,回想ㄧ天,這樣的夥伴好讓人感動。

再ㄧ次萌家長的洪先生搶到不是要第ㄧ就是要第二的發言,再ㄧ次跟大家用力嗆頭銜,不同的是,拿著課本中身體器官的照片,質疑為什麼課本要放ㄧ張雙腳開八字的女性下體照教女性性器官的內容(咦!?),並故意拿很久在大家面前,我只好和夥伴舉起「性平教育不隱晦,孩子學習不誤會」的海報回應他,他說,不能阻止課綱,但家長能阻止出版社不能印書,ㄧ如往常的提怎麼可以教情慾探索與快感,並到台前,說粉絲要拍照⋯⋯⋯⋯總之,我跟身旁的夥伴感到這趴開場好療癒。XD

ㄧ位家長提到社會很亂,很多性侵事件,就是不能再教這樣的內容。
ㄧ位家長提到課本應教正向內容,不該有太露骨字眼。
ㄧ位老師提到要教男性做家事,尊重女性,5歲女童的家長沒教孩子尊重毀終身⋯⋯

實在感到大人的焦慮與控制,讓邏輯也失去了。

在排隊領取發言號碼時,聰慧的夥伴們,還有意識的稍微錯開,才能夠完整聽取萌家長的發言,調整我們的內容與之對話回應。

好喜歡夥伴說的:

我是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的媽媽,但不屬於全國家長聯盟⋯
我是X個小孩的媽媽,是進步的家長,不是全國家長聯盟⋯
我是高雄兒童人權推動小組成員⋯

有準備的把自己的主張陳述 – 肯定性平課綱制定比例,高雄的家長不想被萌家長代言!

「為什麼性教育與性別教育要從小教起」
「社會對性的隱晦與性別認知偏見足見長期教育不足」
「第ㄧ線的師資培訓時數不足,沒有足夠性平意識的老師要怎麼教孩子」
「孩子不會學什麼就變這樣,那表示總是單向思考,家庭教育的討論也重要」
「學校不教,孩子網路上學,有比較放心嗎」
「父母不喜歡的不教,不想孩子學的拿掉,真實世界就不存在嗎」
「我們也很焦慮才要主動了解說清楚」
「偏見歧視,不就是性侵霸凌的縮影」
「尊重自己是從認識自己,自我認同開始」

聽完發言ㄧ次,就想讓人起立鼓掌!

我想,認真的發言與想討論態度,是能擊退萌方的謬誤與氣氛的。


回到課綱,社會科還有歷史與地理,但我們ㄧ片倒準備關於公民的內容。XD

可以感受到教育部的召集人及課綱小組的用心。
現場,也很有誠意對話。


召集小組提到:
你們的姑息,是我們的腐敗,需要大家ㄧ起來提意見和討論。

看到課綱的內容,感到教育的前進,開放式的討論、現代議題、公民審議內容置入,社會探究實作,也得知學校老師嚐試著地景文史走讀的課程,人權課綱還有令人驚艷的兒童遊戲權的重要,
聯合國兒童公約內容!

但也感受到體制教育的問題,課綱的設計看來完整也想前進,也開放不要有審訂教材,下放權力讓老師發揮。但公民課的內容廣又深,像共學團中的討論,是要用多少時間去累積想法堆疊,更難的是如何變成教案!?

感到幾位老師不知所措,授課時數不足,能蘊釀的思索與討論可想而知。又師培時數不足,老師怎麼面對自己的進修及不斷更新想法,才能用開放式討論帶孩子思考。追求考試成績、評鑑、老師行政事務繁多的教學現場,又必需追求方法與效果,第ㄧ線師資要如何追上想不往標準化答案邁進的現代課綱?

現場有許多未來的教育者與老師,有位社會系所的學生提到:

「課綱不能解決所有問題,要改善教育環境、師培,讓社會議題能融入教學。」

「性平教育是『積極建立』環境」

談到不只是尊重與包容,社會的多數者忽略了自己擁有的權力。

以及,「性平課綱制定應找尋台灣在性平人權第ㄧ線的工作者,跨領域的合作」

這些認真開放的發言與腦袋,讓人看到教育的曙光!又怎麼ㄧ起去守護ㄧ個「教育者」的熱情!?而不是用「我花錢你要搞定」的心情!?

教育,是ㄧ條漫長的路,不是單ㄧ的接受觀點,
又,不能只靠外包,親職與教育者需要ㄧ起合作,
牽涉到的,不是教育,更是社會勞動與階級問題!


是的,我的孩子不會到體制內,但體制內的孩子是未來社會的大人啊!
在體制外所做的,更多是為了教育、社會與自我實踐!


【延伸閱讀】

20170917,孫湄晴,【性平入課綱】人行道說故事開場稿

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性平入課綱】公民課本成為日常

文、圖:唐雅鈴(高雄暖蛇二團)


中午,騎在路上正熱,每一處皮膚都被曬的發燙,載著小孩往從沒去過的高雄女中,昨晚以前,在公聽會及高雄市議會見識過洪先生本人的「造神+威權」發言,所以也很緊張今天下午的場外說故事和公聽會現場發言,還跟小孩做了行前說明:

今天要去一個地方叫作公聽會爭取發言及表達對性平教育的心聲,因為有一些人他們會覺得小孩不能知道太多事情,像是陰莖、陰道這些事情,如果越教越多,以後會發生可怕的事情,他們自稱家長,我也是家長,但我不這麼想,不想他們的意見代替我,所以要參加公聽會。

到了校門口,看見親子共學的衣服,越來越多熟悉的面孔,敏榕還高歌「莫生氣歌」,準備等等有必要可以派上用場!

接著,開始移到人行道綁海報、架彩虹布條、舖墊子,說故事的人跟主持人認真在旁準備中,路邊停了一台小巴,下來的人有人喊說「是親子共學欸」,一個男的(後來知道是台上的某科目的主持人)指著野餐墊詢問要做什麼,我們說「待會要講故事。」

他:「我們是體制內的,不要來找我們麻煩(笑笑的說),也不是我們壓迫的。」

我:「我們是來找一些人對話的。」

他:「那些威權的人。你們有要進去嗎?」

「有阿,有一些人有報名,會進去登記發言~」

比較慢下來的女的也聽到友人說這裡是親子共學的也上前看了一下,然後我們這裡就有聲音說「早上有聽說一些人在鬧場,辛苦了。」

湄晴的開場講的好好,從我們不打罵的理念開始說教育的方向,帶到如果家長不主動出擊,小孩就自己探索,你也不知道他到底從哪些管道學到「性教育」?也舉例瑞典的性教育資源並未因此讓墮胎率、非婚生子人數高升,相反的,其實很低。(孫湄晴把講稿打出來啦,而且向警局申請路權跟養工處詢問讓她一直來回奔波,超級感謝!)


到了進場時間,拿了厚厚一本A4的會議手冊,是關於「12年國教社會科草案」全部(國中小、技職高中、綜合高)的草案內容、附錄,老實說,這個真的是有看沒有懂,一開始不是很能理解究竟跟過去的課綱哪裡不同,但是透過開場的張茂桂召集人簡短的20分鐘簡報影片,這份課綱草案的總綱真的有讓我驚豔!

「非知識的灌輸」、「從生活經驗出發」、「以學生學習為主體」、「探究與實作」、「避免內容過多與不必要重複」

然後才知道這公聽會的所有意見會被納入制定方向的考量,也希望發言盡可能根據第一到第五大點的每一條目有具體的建議/修正,附錄的部份只做為未來老師教學參考用,也非他們課研組的管轄範圍,我才恍然大悟!

現場我們發言的人數至少佔了1/3,全都在性平教育,主持人很希望能夠有地理、歷史科目的意見,而且還說「技職高中」的受教群才是我們經濟發展的重要人員啊(超想拍手,說的好啊!),希望能夠有更多關心技職高中面向的,當場覺得「腦要用時方恨小啊」,我也很懷疑老師們都去哪裡了?是因為現場有少數其他領域的人提出建議,才知道「對吼,這個條目應該要包含原住民」或是有歷史老師在意台灣史中國史的比例引起的政治紛爭。


但是,我們從自身經驗出發的就是「性平教育」是第一個課題,為了有你們口中說的未來,我們踏出第一步來公聽會這裡,為孩子們做了示範,接下來當然還有更多我們要關心的課題。(但真的很想問威權教育下的人們對這種會議有感並付諸行動的能有幾人啊...。)


陸續有外場講故事的媽媽帶著小孩進來坐著,那真不是個舒服的場合,非常正式而嚴肅,真的超級佩服高雄親子共學團的人們,周六抽空來講故事、聽故事、樓上忙著參與公聽會,樓下還有一群爸爸媽媽在hold小孩,什麼叫作夥伴!這就是並肩作戰的夥伴(還有遠方的楠梓草地說故事人滿滿的照片互相鼓舞),現場有老師(她跟洪志和會前一直講話)激動講到想哭,說被教育局逼著去上性平教育研習,老娘也很想哭阿,你有看到這些家長也是費盡力氣在當父母嗎?你還在那邊給我扯5歲女童要教她真正的觀念不然毀了她一輩子的幸福。


講了那麼多,最怕12年課綱實踐路上毀在這種人的手上,依然以「保護」之名,行「歧視」之實,有聽到另一個老師說的性平教育法裡提到的專家及老師的資格是「致力改善現今的不平等」嗎?

記得張茂桂說的「40歲」是一個非常大的觀念斷層,而且是有研究的!但看著台上的人發言,終於第一次感受到「民主的素養」,傾聽、對話、討論、回應、尊重,真的有種看到希望的感覺了啊。


【延伸閱讀】

20170917,孫湄晴,【性平入課綱】人行道說故事開場稿

當小孩很堅持時,大人在想什麼?

文:楊鎮宇(台北平日六團領隊)   圖:沐夏


有個媽媽問我有關「底線」的問題,他提了個具體情境,而我就這個情境做了些回應。

Q:
鶯歌陶瓷博物館內有個需付費的親子遊戲區,我兒阿華(三歲半)欲罷不能吵著要進去,我說「爸爸媽媽沒有要進去,那要付錢,別的地方也很新奇去看看吧!」沿路吵到戶外,最後阿華爆發,把推車弄倒,把水壺丟掉,這期間我試著用同理的對話無效,用第三法也失效。

阿華氣急了,出手要打我,我不讓打,只有讓他空打,我跑他追。最後,他要討抱,我讓他抱了,一場追逐哭鬧戲落幕了。

阿華靜下來了,我對他說,「可以溝通一下嗎?」他說:「不可以!」我接著說:「那你再靜一下好了!」

五分鐘後,我跟阿華說:「我們要繼續往前走了喔!」阿華仍然不願意,我說:「那就只好走囉!」阿華立刻擦乾眼淚一起和爸媽走了。

這其中真有太多需要親子事後再說明的事,以及我自己不願退讓和堅持的東西!我想回家後和阿華有好多話要說!

事件的發生時間是剛到博物館裡頭沒多久就發生,我猜想,阿華很堅持要進去親子遊戲區,是看到像親子館一樣繽紛的色彩軟墊,而我不願意付費進去那個遊戲區是因為我覺得要付錢就在家附近也可以,希望小孩多往戶外走!

我不願意退讓一直堅持的原因是,如果阿華一吵鬧,有哭鬧就達到目的,若順著他第一次,是不是就成了「有吵就有糖吃呢?」我會擔心,如果小孩哭鬧就順著他,是不是就會變成往後凡事順著小孩的意思走了呢?而且阿華最近一直都在試我的底線,我又沒出現情緒的高低起伏,但他會看我臉色,並且問我:「你不開心嗎?」

可以提供一下你的解決方法嗎?我這樣做有何可更進一步的嗎?或是有哪比較欠妥當的嗎?所以同理心要再加強嗎?

A:
阿華媽媽你好,我讀你寫的文章好多遍,體會到你的苦惱,也感受到你很想努力調整方法的心情。

你提到說:「阿華最近一直都在試我的底線,我又沒出現情緒的高低起伏,但他會看我臉色,並且問我:你不開心嗎?」至於陶瓷博物館外,小阿華堅持要進去付費遊戲區的事件,這件事也一直讓你很苦惱,你問說:「所以同理心要再加強嗎?」

從你的描述裡,我感覺你的孩子阿華是在意你的心情的,而你也試著想要同理小孩,就這脈絡來看,你們彼此其實是想要心意相通的呀!但是遇到具體的情境,怎麼就好像變成拉扯跟對立了?就變成「小孩考驗家長的底線」大作戰了?

你問我怎麼看「要不要帶阿華進去付費遊戲區」,我的看法是這樣的,如果我很「理性」地回應你「要不要帶阿華進去付費遊戲區」這個行動本身,跟你說「讓小孩進去玩吧」,那麼,這並沒有回應到你的心情,甚至還忽略你的擔心(這樣小孩不就變成有吵就有糖吃了嗎?)

如果我回應說「不要帶小孩進去玩」,又變成沒有回應到小孩的心情,或者更明確地說,這樣的回答無法理解「小孩堅持要進去遊戲區」這個行為本身的背後蘊含著什麼樣的心情。

因此,對於你的提問,如果我只回應行為本身,不論是「要讓小孩進去遊戲區」或「不要讓小孩進去遊戲區」,都不太算真正回應到你的心情,讓小孩進去玩會讓你有「有吵就有糖吃」的憂慮心情,不讓小孩進去玩則讓你有「一直被小孩挑戰底線」的擔心心情。

這就好比,如果家長試圖「理性」地回應小孩(一直堅持要進去遊戲區)的行為本身,只回應「要給小孩進去玩」或「不要給小孩進去玩」的行為本身,都忽略了小孩如此堅持的行為背後,蘊含了什麼樣的情緒跟意志。

「要不要進去付費遊戲區」是表徵,就你而言,你在意的是「有哭鬧若順著第一次,是不是就成了『有吵就有糖吃呢!』」,而我猜,阿華在意的是,「我雖然只有三歲半,但是我也想要有自己做決定的時刻!」

我覺得,在「付費遊戲區」事件中,你先看到的是,「要付錢就在家附近也可以,希望多往戶外走」的想法(這是大人的想法),接著看到的是,「有吵就有糖吃」的推論(這是大人的推論),再接著看到的才是,「欲罷不能吵著要進去而不可得,最後大爆發的阿華」(這是小孩表現出來的行為跟外顯的情緒)。

而我會想問,我們看到的是小孩堅持的行為跟外顯的情緒,那讓小孩如此堅持的內在歷程是什麼呢?他是懷著什麼樣的想法,什麼樣的推論,然後才來到了大人眼中的「把推車弄倒,把水壺丟掉的爆發行為」呢?

為什麼阿華會因為「沒法進去付費遊戲區」而這麼生氣?為什麼他會沿路吵到戶外,最後暴發把推車弄倒水壺丟掉,甚至氣極了要出手打媽媽?

這時,我們要思量的就不只是「要或不要帶阿華進去付費遊戲區」的行為決策,而更是考驗我們怎麼回應「阿華想進去遊戲區的心情」。

我有個猜想,就付費遊戲區事件本身來說,如果,阿華覺得他想自己做決定的心情有被看見(而不是只看他一直堅持的行為本身),再加上,他在其他事情上有自己做決定的經驗(而不是一直被決定),那麼這次就算沒法進去付費遊戲區,可能不需要有那麼大的情緒波浪了。

怎麼跟小孩站在同一側,一同度過情緒的大浪,理解彼此的需求,一起協商,然後找出解決辦法,是我覺得比較重要的核心課題,至於要不要進去付費遊戲區的行為本身,我覺得反而是練習題了。

透過這次的練習題,若能讓你們親子更了解彼此的心意,站在同一側,而非對峙的兩端,那你就賺到了。

我覺得,與其說是「底線」問題(例如,會吵就有糖吃、爬到大人的頭上云云),不如說是「開關」問題(小孩關閉他的心門,不跟你講他的心情跟想法了,但他還是期望大人的回應的,等到受不了時,再用激烈的行為一次總爆發)。

「底線」問題是針對行為而起。「開關」問題則是面對心扉而生。


【延伸閱讀】

20170913,楊鎮宇,你可以去脈絡,也可以貼標籤。
20170908,楊鎮宇,你可以不寬容,也可以不好奇。
20170822,楊鎮宇,你真的願意繼續這樣堅持嗎?
20170328,楊鎮宇,小孩的「意識」,才是我們工作的對象。

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性平入課綱】人行道說故事開場稿

文、圖:孫湄晴(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南區理事)



十二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綱高雄場公聽會9/16(六)在高雄女中舉辦,為了讓更多人知道性平教育的重要,而性平教育可以落實在各領域課綱中。所以,親子共學團在公聽會場外舉辦說故事活動,讓大人們了解並支持『十二年國教課綱中放入性平教育內容的重要』。


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 南區理事 孫湄晴 表示:

我們一直推動不打罵的教育,跟孩子好好說跟溝通,我們學著了解小孩的特質跟權利,幫小孩發聲,所以我們也會參與很多公共議題,包括兒童的人權、遊戲權、性平教育,環境生態等等。我們很喜歡跟小孩講故事,除了會帶著孩子欣賞繪本,跟孩子討論繪本內容,帶著孩子思考,不是直接規定他們應該要怎麼做。

我們每個月都會舉辦草地繪本時間,講故事給其他小孩聽,活動地點在文化中心、都會公園、草衙圖書館,這一場,是我們臨時加開的,我們第一次在人行道上面辦繪本時間,為什麼要加開這一場? 是因為等下這邊有一場教育部舉辦關於《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社會領域課程綱》的公聽會,是針對國小到高中的社會科:地理、歷史、公民與社會內容,讓一般人有表達自己意見的機會 ,今天在公聽會的聲音會被正式的紀錄,當作修改課綱內容的參考依據,也就是說,今天社會大眾的聲音覺得哪一個部分要刪除或修改,孩子在學校裡面受到的該部分的教育就會減少,所以這公聽會是很重要的。
在這個課綱裡面,有提到性教育跟性平教育,除了教孩子認識性器官,還包括了身體自主權的尊重跟維護、生理性別、性傾向,性別角色的突破跟性別歧視的消除,性騷擾性侵害的霸凌與防治、語言文字與符號的性別意涵分析,科技、資訊與媒體得性別識讀等等,這些都是跟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內容,孩子也很容易從媒體看得到,但是報導的角度是否正確?我們只能全面接受嗎?或是還能跟孩子談些什麼?或是帶孩子在思考些什麼?這些是我們很關心的議題,我們想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跟重視性跟性平教育的,所以特別加開一場。

會有這場繪本時間的誕生,也是受到港和國校的劉育豪老師的熱情感動,老師在國小任教多年,他看到學生在性平教育的需要,很清楚體制內的教育面臨什麼樣的困境,所以一直努力在性別平等的推動,他不只教自己的學生,也到處演講,上電視訪問。他還教我們看懂這個硬梆梆的課綱,提供我們很多性平教育的看法,所以很開心能跟老師一起合辦這個活動,等下,老師也會上場講一場故事,我自己有聽過,老師很會講故事喔。

有一些團體,他們覺得性教育要保守,不能太早教,一定要教孩子守貞,不然會在孩子心智不成熟時就嘗試性愛,會造成懷孕、性病等等問題,但是,平心而論,我們不教,孩子就不會做嗎?沒地方學嗎?孩子在這種的父母及社會不能談,甚至是罪惡的文化下,他們如果真的懷孕了,他們會不敢跟父母說,等到事情不得不說的時候,事情影響的層面已經很大了,或許只剩下生下小孩一個選項,這樣的親子互動也不是我們要的親子關係,說真的,身為一個母親,我也不希望他在心智不成熟的時候,就懷孕生小孩,但是,一樣是懼怕,我覺得我可以教他安全的性愛,讓他可以保護自己,讓他自己有判斷的能力,所以我們主張性平教育不該只從生活中開始,也需要從學校教育開始,ㄧ起合作,打破社會文化長期以來對於「性」於「性別」的隱晦與框架。 性教育應該從家庭,學校、社會落實。


但是學校的性教育跟性平教育夠嗎?


「性別平等教育」和「性教育」在國中小課綱裡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性別平等教育是以「重大議題」融入各學科領域,每學期實施四小時的相關課程活動;性教育是屬於「健康與體育」內的正式課程。這樣的時間,其實不夠的。瑞典的性教育,全球知名。他們在學校可以談你想得到的幾乎所有性的議題:「避孕、性病、藥物、墮胎……而瑞典的未成年懷孕率只有零點幾,幾乎等於零。」不只如此,瑞典還設置了「青少年中心」這樣的機構,其業務之一就是針對健康、性的事項,提供青少年諮詢服務,青少年甚至可以在中心裡拿到避孕器具。他們是這樣自然地面對性跟性產生的問題。

(參考:大人與孩子都該修的一堂課:就因為有性焦慮,更需要性教育)

我自己受的性教育是從國中開始,我記得是13~14章,有的老師用念的,有的會跳過叫同學自己看,所以我們那個年代,對性器官的認識,就看個人接觸到什麼,就學到什麼,看到A片就學到A片,我那個時候在升學班,對我來說,這個章節就是不常考的考試的內容,雖然也是我身上的器官,但是我卻認識不多,我只知道要包起來不能讓別人看到,談論到他也不自然,很少公開討論,一討論大家就會唉油唉油的,有一些胸部比較發育的同學,還會被嘲笑等。一直到我讀護理系,到醫院去照顧病人,性器官對我來說,就是病人需要照顧的身體部位,當病人尿不出要插尿管,我想到的就是快速讓病人舒服,不會想因為我要跟陰莖見面,而臉紅心跳,跟病人其他身體部位生病了,要幫他處理問題是一樣的。那段時間是我看過最多性器官的時候,即便如此,我的觀念有時候也受到我當學生時的態度跟價值觀影響著,所以我覺得大人也好需要性教育跟性平教育,如果我們自己都閃躲不談,那要怎麼教孩子?


這次我們挑選了三本繪本,想跟大家從不同的角度,帶孩子與大人談性別平等教育~

第一本是《薩琪到底有沒有小雞雞

男與女,除了身體構造不同,那麼性別特質就該是二元對立嗎?男生一定不能哭,女生一定要溫柔嗎?《薩琪到底有沒有小雞雞》用孩童的角度,幽默的帶出我們對於性別既定的標籤框架。

幫我們講故事的是親子共學團的領隊,婷瑛,她是我們草地繪本的推手,也曾經是森小的老師,他帶我們探討繪本的內容,真的很有深度,很多層面是我們沒有想到的,原來繪本可以這樣探討!她跟小孩子相處的經驗很豐富,非常瞭解孩子的特質,讓我們來歡迎他。

第二本是《愛花的牛

裡面的費迪南,擁有著不同其他公牛的喜好與天生氣質,當孩子天生的性別特質不同於社會期待與觀感時,父母怎麼陪伴、尊重孩子的特質?又怎麼接納自己呢?
我們請到港和國小的老師劉育豪老師,老師很有教學熱忱,他也覺得性教育跟性平很重要,常在孩子提出疑問的時候,抓住時機跟孩子教導性教育,也會結合時事跟孩子討論,引發思考。除了教導學生,老師也很用心跟家長溝通,其實我覺得他教的不只學生,還有家長,被他教到學生真的很幸福。這個暑假,老師全台到處講性平故事,推動性平的概念,都是免費的,我真的很敬佩他。

第三本是真實故事改編的《一家三口

從兩隻公企鵝的相愛,談到同志家庭所面臨到的困境。沸沸揚揚的同婚議題,到十二年國教課綱中放入的性平教育內容是否適切,不同的觀點所依據的又是什麼?我們要怎樣跟孩子討論同性議題?


我們請怡然,怡然小孩自學,是我們暖暖蛇中小學共學團的暖蛇媽媽,也是主力老師,怡然自己非常喜歡看書,他常常推薦我們看好書,他也很喜歡講故事給小孩聽,中文的英文的繪本,疊起來應該有50層樓高喔,歡迎他~

身為父母,我們期待孩子融入社會又擔憂孩子面臨到真實世界的衝擊,這樣的拉扯與焦慮,是否也讓孩子失去了學習的機會跟權力?其實「家」不只存在保護作用,更需要帶領孩子認識這個多元而真實的社會,從中去理解自己外,也進而理解這社會中不同於自己的樣子,所謂接納自己、尊重他人的品格教育其實就已納含在其中,性教育應該從家庭、學校、社會落實。


今天,雖然我們沒有參與到裡面的公聽會,我們也可以表達我們的聲音,大家可以上網站去發言《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社會領域課程綱要草案網路論壇》,好長,直接搜尋社會領域論壇,就可以了,去表達我們的意見。

我們有一個粉絲頁叫台灣兒童人權向前走,我們持續推動我們的理念,粉絲頁會有我們講故事的時間跟地點,歡迎大家一起聽故事,也很歡迎大家聽完故事,把心得回饋給我們,如果家裡有0~2歲的小孩,可以到我們的草衙圖書館聽故事。我們都知道,嬰幼兒的注意力比較短,也容易被其他好玩的事物吸引,聽過很多媽媽說,小孩聽故事時,翻不到幾頁就會跑掉了,我們在圖書館這邊,會特別用帶動唱的方式,很能讓孩子的喜歡,也容易琅琅上口,比較容易吸取孩子的目光回到書本上。 感謝大家來參加。



尊重性平專業教育 記者會 發言稿


前因:因婚姻平權話題延燒,反同團體批評現行性平教育不當,多次透過地方議會施壓各縣市政府。據《上報》報導,台北市政府更將於明(8)日的性平委員會提案,在性平會中增加最多三席家長代表席次。

為了抗議台北市政府不尊重性平專業教育,所以一些關心性平的民間團體今天在台北市政府前面召開聯合記者會。



大家好,我是台灣親子共學促進會的徐維琪。

最近台北車站小女童的新聞炒得火熱,我們促進會的網站一天就超過42萬人的瀏覽人次,堪稱是這兩天最熱門的話題了。我看到除了討論父母是否應該尊重孩子的意願外,還有一些很關於小孩裸體的滑坡理論。

例如 : 小孩不穿衣服,他長大是不是就會不穿衣服? 不論我們怎麼試圖對話,一堆「家長」就是無法理解,小孩當下是因為天氣熱自己把衣服脫掉,媽媽有試圖說服小孩穿上,再加上父親當時就在附近已經快要接到小孩了,這些現場狀況的描述,都不足以改變他們的想法

「不穿衣服就是不對」的言論漫天飛舞,完全去脈絡的看待這件事。 現在聽聞性平教育委員會要增加家長的名額,我實在很擔心會有這樣無法討論與對話的家長進入委員會,不但沒有讓性平教育進步的機會,還有可能大開倒車越來越退步。

1.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的組織目標應是為了促進性別平等教育的落實與深化,家長名額的增加並不能促成此一目的。

2.家長代表席次應尊重法源依據,如要增額,應全數各項委員都增額,並且請台北市政府提出增額的理由。

3 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應以具有性別平等意識的委員為主要,請台北市政府應切實落實並審核此點,以安其他關心此議題家長的心


【延伸閱讀】

還原「北車女童裸體事件!」【當事人媽媽的回應】
還原「北車女童裸體事件!」【當事人爸爸的回應】
【北車女童裸身】性與兒童自主的兩大難題
【北車女童裸身】民間團體聯合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