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蘇格拉底的提問法

文:楊鎮宇(台北共學平日六團領隊)


之前我寫了篇〈小孩的「意識」,才是我們工作的對象。〉,有著想要跟我的同業玫儀、文躍、駿逸等教育工作者對話的想法,我覺得我們都是在同一個脈絡上進行著實踐跟思索:身為一個主張不體罰的教育工作者,我們要怎麼跟小孩互動、對話?

這一篇我想針對「怎麼跟小孩談事情」這個狀態,勾勒一些我認為的前置作業。

關於育兒,我認為主張不打不罵不恐嚇不威脅,是要反對「有權力者說了算」這個傾向,因為這不是教育,這是威權。

「不體罰」是概念上的主張,落實到具體生活情境,要實踐這概念,就有了許許多多的難題浮現。因為不體罰,「人的需求」跟「關於某件事的義理」的多種關係就會一次次浮現,例如,小孩在公園玩鞦韆,他有玩的需求,但是如果後面一堆人在排隊,後面排隊的小孩也有玩的需求,當這些需求並陳時,便牽涉到什麼叫做「公平」了,這大概就是我說的「人的需求」跟「關於某件事的義理」的關係的意思了。

不體罰,能讓問題比較清楚而完整的浮現。一旦不體罰,當事態發生時,成人內心會有許多湧現的「情緒流轉」跟「義理傾向」浮現,這時,成人的功課是進行「課題分離」,小孩的「情緒流轉」跟「義理傾向」,跟大人的「情緒流轉」跟「義理傾向」,有著高度相關,但終究是不相同的事。

這大概也就是《父母效能訓練》所說的,要先進行「問題屬性區分」,如果判斷問題屬於大人自己,那就要用「我訊息」,如果判斷問題屬於小孩,那大人就要「積極傾聽」。


另外,我認為在看待事情時,不只看人的「行為」,也看人的行為背後的「心意」。這份心意,我認為包括了「情緒經驗」跟「認知經驗」。

舉例來說,小孩a想要玩小孩b的玩具,若家長B跟b說:「你要分享呀!」那這個處置就是完全沒處理到小孩A的情緒經驗、認知經驗,也沒處理到小孩b的情緒經驗跟認知經驗,而只是處理到大人B自己的課題,他可能的情緒經驗是「好像要對大人A跟小孩a有個交待」,他的認知經驗則是「人就是要樂於分享」,而這種處置方式並沒有辦法讓b體認到「分享」的美好,在b看來,所謂的「分享」就是「被迫跟被剝奪」的同義詞吧。

所以當小孩b之後遇到其他情境,當他聽到「分享」這個詞時,他可能會有「抗拒」的心情,然後他也可能會去跟其他小孩說:「你要分享啊!」,總之,之前許許多多的互動情境也就慢慢形成了b的情緒經驗跟認知經驗的脈絡。


而在共學團的實作中,小孩間的紛爭,最能體現不體罰的精髓:因為大人不急著介入,然後也試著進行課題分離,因此我認為這時看待問題時,會看出非常豐富的層次,而不只是行為上的「贊成」或「禁止」這兩點。

若兩個小孩間有了紛爭,就會呈現出八個課題:
所謂的出手方小孩a的情緒經驗
所謂的出手方小孩a的認知經驗
所謂的被出手方小孩b的情緒經驗
所謂的被出手方小孩b的認知經驗
家長A的情緒經驗
家長A的認知經驗
家長B的情緒經驗
家長B的認知經驗

因為大人願意稍慢介入,所以問題會浮現的滿清楚的。不過大人不介入,並不代表完全不介入,可是也不是說一定要介入。而是說,要看該情境中的八個課題狀態而做出情境中的判斷。


比如說,面對小孩間的紛爭,社會常見的處置方式是,或打或罵,或太快用大人自己的價值判斷(或說依照當時的心情而定)介入,而讓行為上的態勢消失,但是這並沒有處理到什麼事情,因為這只是讓事情暫時沉沒。在行為層面上來看沒有事情發生了。

所以共學團開展之初,主要對應的是這種「社會常見款」,因此主張慢一些介入。而慢一些介入的後續效應,就是問題呈現的比較清楚,以小孩紛爭為例,ABab的情緒經驗跟認知經驗都會浮現出來。


那如果要介入,我是覺得要對這八個課題多多少少有些判斷作為基礎。例如小孩a跟小孩b有紛爭,發現家長B的情緒比較大,也就是說,在這個事件中,B的情緒水位最高,所以要先處理的是「B的情緒經驗」,這樣的用意是設法讓B的情緒能夠降溫,然後才有機會談到後續。

又例如,a跟b的紛爭發生過滿多次的了,A跟B也有多次彼此核對「情緒經驗」的基礎了,他們有個默契,可以讓a跟b多互動一下,讓a跟b慢慢摸索出彼此互動的方式。這也是不介入的一種型態。

又例如,a跟b的紛爭發生滿多次,A跟B也有多次彼此核對「情緒經驗」的基礎了,然後A跟B也都發現a在幾次紛爭中的情緒經驗都滿高的,或者說,觀察到a的處理方式有些相似的傾向,那這時,就有機會更進一步來面對跟處理「a的認知經驗」。

而要跟小孩a談他的「認知經驗」,我認為有個前提,需要先對小孩a的「情緒經驗」有一定的連結跟溝通默契。然後,也不是單純要小孩a聽大人的話。


做個圖示,這時要跟小孩a談的是,從「我─你」這兩端,擴展為「我─你─觀念」的三角形。

如果只有「我─你」這兩端,很容易落入捉對廝殺不是你輸就是我贏的情況。要怎麼跳脫這種困境呢?

大人不是用自己的「認知經驗」來要小孩單方聽從,而是說大人跟小孩一起來討論某個義理,我之前讀小熊英二的《如何改變社會:反抗運動的實踐與創造》,裡頭提到:

「詰問法與雄辯術最大的不同在於,是否自覺自身的無知,是否產生自發性的變化。重點不在誰輸誰贏,或者強迫對方接收正確的思考,而在於雙方都能接受的情況下,一起發生變化。若片面的要對方『接受』自己一開始設定的結論,則這樣的做法稱不上對話。」

詰問法的思考前提是,人是不完全的,無法以個人的力量趨近真理。

詰問就是,指出對方言論的內在矛盾,提出疑問並且跟對方對話,如果對方也提出問題,那我也要與之對話,透過對話跟詰問的互動,有機會慢慢趨近真理。最重要的是,自覺自己還沒到達真理、自己的想法有矛盾。

雄辯術的思考前提則是,並沒有要探究、趨近(你與我之外的)真理,只是想要說服對方認同自己的主張。這含有一種操控對方、把對方當做工具的意味在。


我認為詰問法,就是大人可以跟孩子一起對話的方式。不是要誰聽誰的,而是進入對方的內在脈絡裡頭提問,也容許對方質疑我的思考脈絡,慢慢的,我跟對方都能夠在對話的過程中,體會到現實的拉扯以及存在的自由。

小熊英二所言的「詰問術」,其實就是蘇格拉底最厲害的招數。


黃武雄在《童年與解放》中提到,「當蘇格拉底嚴肅地質問詭辯家突拉西馬庫斯什麼是正義時,他問的是正義的分析性特徵,是正義在人思想觀念中的定義。若不澄清彼此間所認識的正義,並分辨其意涵在彼此心中之異同,人與人之間的討論不會有令人信服的結果。他要突拉西馬庫斯回答的是:『作為文明的概念,正義是什麼?』

對於小孩,在他真正進入文明軌道之前,他對正義的了解是整體性的。站在正義方面的人,整體的說便是好人,正義與邪惡之分是好人與壞人之分。但小孩籠統的說好人壞人時,這些概念不單純是內發的,也不單純是體驗得來的。他們常只是粗糙的由傳播媒體與圖畫故事在他心中模塑後的反應。訴諸實際,對於他生活周遭的人們,小孩較少如此明白的區分好人壞人。『正義』的分析性特徵,由於體驗所限或由於易受本身利害與偏見左右,終其一生皆未能真正掌握。當他慷慨激昂地使用正義兩字,他的認知一直不曾脫離含糊籠統的階段,不曾分析出正義的特徵。這也是蘇格拉底不惜激怒突拉西馬庫斯氏,要他嚴格加以界定正義的背景原因。」


簡單來講,突拉西馬庫斯主張正義就是力量,就是強者藉以維護自身利益的字眼。而寫蘇格拉底跟其他人對談的柏拉圖則認為,正義是有效調和社會秩序的力量,是社會生存的條件。

柏拉圖跟突拉西馬庫斯都有對正義不同的見解,並沒有誰對誰錯,而是說他們的分析是來自他們各自長年的體驗跟思辨過程而來。


因此,我認為小孩有自己的體驗跟思辨基礎,也就是我剛剛所說的「情緒經驗」跟「認知經驗」,小孩的體驗跟思辨越豐富,他們更有材料跟其他人對話。

有時候共學團所強調的不要太快介入,都是為了讓小孩有自己的體驗跟思辨過程,而不是急著拿大人自己的體驗跟思辨要小孩吃下去。


再舉個例子,以罷凌為例,我之前有幾次提過,教育心理學家傑洛姆‧布魯納在《教育的文化》中,討論霸凌議題的方式是這樣的,霸凌是種排擠,是種成見的展現,當孩子在玩耍時,把一些成員視為自己人,而把另外一些成員視為圈外人,他是用什麼方式來排擠來區隔?當孩子排擠他人時,他意識到什麼?

傑洛姆‧布魯納說:「生命中總會碰到內群體、外群體那回事。但問題不在於演練什麼實踐,而是當人在實踐這種形式的交換之時,他到底意識到什麼?如果我們對於進入如此區分之其然、其所以然以及其手段都懵然不覺,我們就是在培養一個漫不經心的狀態,到頭來不但把我們的人性削弱,也會促使文化進一步區分,即令我們根本無此意圖。」

傑洛姆‧布魯納的談法,給我的啟發是,看待孩子的行為時,我們要思考的是,孩子的行為是受到什麼「潛在的思維」所引導?孩子如何覺察他自己的作法?我們要對話的,遠遠不是行為本身,而是跟孩子心中「潛在的思維」對上線,如此一來,才能化解可能發生的罷凌或排擠問題。

布魯納認為訂定新規則來反對孩子間的霸凌或排擠,這樣的作法雖然不一定能保證產生「公平」的遊戲場所,但這些新規則的設立,「會給孩子們一種鮮活的意識,說什麼是公平的遊戲,和為什麼一個人的實踐會使它『歪斜』。這是漫不經心的消毒劑,而漫不經心就是社會變革的主要障礙。」

因此我所說的跟小孩對話,是基於上述這樣的脈絡而來。而且我現在比較傾向的作法是,採用蘇格拉底的提問法,「對於他人的主張,他並不以相反的論點相對峙。他先肯定對方所提示的命題,再從對方的命題引出相反的命題,如此而已。這是蘇格拉底問答的特徵。他稱這樣的問答法為接生術。他並不教導人,而是幫助他人自己尋得真理。」(柄谷行人(2014)《哲學的起源》,p234)


我認為在跟小孩對話前,大人要先對自己的「情緒流轉」跟「思辨歷程」有一定的自我覺察,這部份我認為有兩種交互進行的方式:

1.以關照情緒為主,協助自己發展「理性思辨」的方式。因為情緒有被關照到,自己的情緒水位下降,內心騰出空間,得以開始思考,然後從中發展出自己理性思辨的方式。

不過,一味強調同理「情緒」,的確存在丟失「理性思辨」的風險,而且也還沒有處理到事件本身。但我認為「同理」的層次是很豐厚的,「同理」應當能包含「情緒─理性」的光譜。

2.因此,也可以以理性思辨為主,協助自己發展「關照情緒」的方式。跟自己討論事情的義理,自己的理性支撐出一點內心空間,得以有空間,從中發展出自己關照自己情緒的方式。


現在,我想要更進一步釐清的是,成人覺察自己的情緒流轉跟思辨歷程,舉例來說可以這麼做:

1.釐清自己的「情緒」跟自己的「價值觀」的關係。例如,如果懷著「打人就是不對」這樣的價值觀,那就無法理解跟接納情境中人的情緒。所以這時可以就「對─錯」二元框架來展開探討,「打人就是不對」是什麼意思?當我們反對「打人就是不對」這個說法時,我們是在支持「打人就是對」嗎?

2.了解「大人─小孩」的情緒連動關係。家長跟孩子的情緒是高度連動的,但並非完全一樣,當小孩被打時,「家長的心情」跟「小孩的心情」高度相關,但仍是不同的。所以這時可以就「大人─小孩」的情緒連動關係來探討,大人要為小孩的行為負責嗎?大人的心情能不受小孩的行為影響嗎?大人的情緒跟小孩的情緒是在什麼情況下一樣,什麼情況又不一樣?

3. 了解「現在─過去」有什麼樣的關聯。例如,大人因為自己小孩被打而生的心情,有哪些是跟大人現在的狀態有關,哪些則是跟大人過去的歷程有關。這也有助於家長覺察他的情緒由來。


上述三點,用意是要成人自己發展出「辨識」能量,不但覺察自己的情緒流轉,而且還能辨識自己的情緒模式跟思考模式。

我認為有時候大人之所以沒法專注的處理小孩的狀態,是因為大人被自己內心冒出來的情緒擋住,所以看不到小孩的狀態。


總的來說,身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或說,身為父母,跟小孩對話是重要的教育方法。對此我有幾點看法:

1. 不體罰,只是處理事情的起點,讓事情浮現比較清楚而完整。

2. 大人對「課題分離」要有一定的覺察。這是小孩的問題,還是大人自己的問題。

3. 練習看「行為」背後的「心意」。而這份心意,又有「情緒經驗」跟「認知經驗」。

4. 跟小孩對話時,不是「我─你」的捉對廝殺,而是「我─你─觀念」的三角關係。

5. 大人對於情境中的狀態判斷要有一定區分能力。若有小孩a跟b的紛爭,就牽涉到家長A跟B,因此就有八個課題。

6. 大人要對話的對象,不是小孩的「行為」,而是小孩的「潛在的思維」。

7. 不是任何時刻都能跟小孩「潛在的思維」對上話,還要根據小孩的年紀跟當下狀態來做判斷。

8. 對話只是教育的方式之一,重點是協助小孩自在的接納自己的情緒,常保鮮活的意識。



【延伸閱讀】

20170224,陳玫儀,用遊戲取代強勢介入

20161227,廖文躍,不行,你不能上來,這是我們的基地!

20170324,盧駿逸,當孩子「欺負」朋友時

20170328,楊鎮宇,〈小孩的「意識」,才是我們工作的對象。




【親子共學團家庭教育實踐班 十一月招生中!】

各位朋友,親子共學團的家庭教育實踐班在今年十一月有三個場次,歡迎報名參加。
實踐班這個課程將協助你,在勞累的育兒點滴中,找到方法拾回愜意的生活,找到力氣實現盼望的親子關係,找到信心更滿意做為父母的自己。
兩天的實踐班有理念澄清討論課,有育兒經驗分享,有親子體驗課,你將能重新看見「和孩子之間」,不再重演緊張的生活劇碼。

十一月實踐班的三個場次與報名方式如下:

2017年11/11-12 南投場
2017年11/18-11/19 高屏場
2017年11/25~26台南場

歡迎你一起來做不一樣的大人,做個能陪孩子歡笑與成長的人!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三歲的社會化之初

文、圖:Joyce Hsu (台北平日二團領隊)


圓頭最近不吃飯。

其實正確來說,是不吃晚餐。 無論我們正在吃什麼,他頂多吃一、二口,然後就說不好吃不想吃了。而我們家早上通常只吃優格,中午也吃得不多。所以他不吃晚餐等於一整天沒吃什麼東西。

這件事其實我不是太擔心,反正就是盡量調整一整天的飲食,有機會就溝通不吃會餓,半夜餓了沒東西吃這件事,但坦白說這孩子也真的很少很少因為肚子餓讓我們麻煩到。所以說半夜肚子餓是假議題。我想他從頭到尾都很清楚這件事,所以沒有被我唬爛到。

今天在圓山共學,遇到了媽媽們的剋星「畫糖人阿伯」。林圓頭為了想要一隻麥芽糖而哭倒在地上。媽媽手上提著大碗麵線很想盡快吃它所以不想停下來,這樣的狀態完全無法平撫他渴望一根麥芽糖的決心。媽媽腦袋快速轉過各種可能性,這一枝高糖份的麥芽糖很可能讓他接下來都不會感到餓,加上剛剛才到貨的乳酸菌糖和土司,接下來他的吃吃喝喝會讓晚餐離我們更遠......媽媽有深層的擔心,那個擔心是吃了太多糖而影響了正餐,而且圓頭開始蛀牙了,麥芽糖會黏在牙齒上,媽媽會很焦慮。先搞清楚自己不想滿足他的原因,於是就有力氣平靜的陪他渡過這種心情,然後確定可以怎麼做可以不委屈他又不勉強我自己。

我把東西放下,坐在地上,陪他哭。我跟他說明我的擔心和顧慮,也告訴他我不想買這個糖的原因,是因為它賣得真的比較貴! 很大一枝麥芽糖,他會吃得到處黏黏的,我也不喜歡處理,我覺得很麻煩,而且它也容易造成蛀牙。他依舊哭著,說我真的好想要吃麥芽糖。我開始問自己,不給的原因是因為貴? 還是擔心糖份? 如果擔心糖份,那可以怎麼調整? 擔心蛀牙,吃完喝水刷牙行不行得通?我的計劃他可以做得到嗎? 這個計劃是我的還是我們的? 我決心不滿足他是不是等於告訴他我不相信他有能力理解和做到?

圓頭也不只是哭。我看著他一邊哭,一邊用盡全力讓我明白,他有多麼想要。我可以很單純的感受到他的想要,而不會聯想到他會不會只是因為要不到? 只是因為想吃糖? 只是....任何其他?這是來自於從他出生以來我們就一直只是單純的回應他的需求,我相信他不需要矯飾任何情緒來要到他想要的東西。這一個時刻,這個孩子,就是很用盡全力的,用他僅有的語彙和肢體,來讓我明白和感受到他的失望和不滿意!所以在他聲嘶力歇的時候,我們還是可以對話。我問他的感覺,他告訴我很難過,我提議其他的替代方案,他很堅定的搖頭說不行不行,沒有辦法走開;我請他等一下,他說一定要在這裡等....於是我開始想,堅持不給? 會如何? 給了,又代表什麼? 心念一轉,我問他,我很擔心他吃了這根又甜又大的麥芽糖之後又要求吃一堆零食糖果,這樣晚上又不用吃飯了,他很認真的考慮之後回答我,他今天不會再吃零食,晚上要吃飯。(請注意,他並沒有答應我要吃多少喔...也沒有說一定是飯)。我說可是你帶了這麼大一根糖回去,共學小朋友會一起吵媽媽也要吃,也許其他媽媽會很困擾? 他說他不會跑來跑去,會坐著吃完。我說這個糖好黏很快就會蛀牙,他同意吃完要喝大量的水。 有了這些對話,我覺得沒什麼不可以的了,於是請他自己去跟畫糖人阿伯買一根糖。

這孩子瞬間笑顏逐開,跑跑跳跳地到了畫糖攤位前,選了他想要的糖,然後心滿意足地回到集合處,坐下來專心的吃他的糖。其實沒有多少孩子注意到他,只有少數的孩子靠過來,但也沒有造成太大的困擾,包括他的姊姊,也只是要求吃一口,就又跟著朋友去玩了。這真的讓我很意外,但也證明了有時候我們大人自以為是的擔心,真的很多餘。

重點是,接下來呢? 我發現他對於其他小朋友主動分享的小零食會很困擾,原本的他一定是立刻吞下去的....原來他牢牢記著我們約定好了不再吃其他零食。接下來的一整個下午也真的沒有任何零食,只有喝我帶來的蜂蜜水。但是他要求我帶他去買海苔,他說要回家吃飯。

晚上回到家,我們沒有急著開飯,剛睡醒心情沒有很美麗的圓頭原本也正在椅子上發呆休息。然後,他說『媽媽我想要吃飯了!』這孩子真的配著海苔,吃了整整一大碗飯!第一次我添了1/3,這已經是平常的飯量,很快就完食了。他嚷著還要!於是再加1/3,吃完之後又再要了二次! 飯後很心滿意足的吃了因為睡著而錯過的冰淇淋... 沒想到他今天下午吃了一根原本讓媽媽很擔心的麥芽糖,結果媽媽猜測的晚上不吃飯沒發生,反而吃了這二、三周以來最多的一餐飯!

發生什麼事了? 我想只是媽媽接受了他的想要,也滿足了他的渴望(吃那根麥芽糖);他收到了媽媽的擔心,也同理了媽媽的情緒,於是我們在溝通過程中的約定,他決定認真看待,同時他展現了最大的誠意和體貼,也滿足了媽媽的需要(好好吃飯)。這對我們來說是共好的局面,我們都很滿意。

這個經驗也讓我開始正視這個三歲小兒的自我管理和社會化的能力,實在是大大超過我的預期。我著實欣賞三歲小孩單純而直白的情緒,實際而切中目標的表白,對於大人的無懼無畏,不用擔心責罰的負擔,也幫了我們之間的溝通很多很多的忙。若要說「真正的社會化是 能夠不委屈自己配合別人,或是堅持己見又能照顧大家的需求」,那麼我在這個小小的三歲小孩身上,看到了一點這樣的能力。而且我相信,在他更加成長的未來,把這樣對最親近的媽媽運用的社會化能力,運用在所有身邊的人和身在的社會團體,應該完全沒問題吧!



【延伸閱讀】

20170927,Joyce Hsu,原來。所有無理取鬧背後都有的原來。

20171026,楊鎮宇,三歲多的小孩要學什麼?怎麼學?




【親子共學團家庭教育實踐班 十一月招生中!】

各位朋友,親子共學團的家庭教育實踐班在今年十一月有三個場次,歡迎報名參加。
實踐班這個課程將協助你,在勞累的育兒點滴中,找到方法拾回愜意的生活,找到力氣實現盼望的親子關係,找到信心更滿意做為父母的自己。
兩天的實踐班有理念澄清討論課,有育兒經驗分享,有親子體驗課,你將能重新看見「和孩子之間」,不再重演緊張的生活劇碼。

十一月實踐班的三個場次與報名方式如下:

2017年11/11-12 南投場
2017年11/18-11/19 高屏場
2017年11/25~26台南場

歡迎你一起來做不一樣的大人,做個能陪孩子歡笑與成長的人!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11月25日,一起 高、性、出、遊!

文 、圖:施婷文(高雄平日一團領隊/暖暖蛇共學二團媽媽老師)


前陣子,暖二的孩子們中有個狀況。幾個大孩子會用戲謔的語氣對著一個留著即肩頭髮的一年級男孩叫著:大美女~大美女~彼此之間也會聊天說:OO是大美女。上週某一天,新老師來試教,也有個孩子指著那個男孩對著新老師問:你覺得他是男生還是女生?

把這一切看在眼裡的大人覺得需要跟孩子們談談,剛好十一月搭著同志大遊行,是暖二的性平月,在生活課上,我便跟孩子們講了「奧力佛是個娘娘腔」的故事。

唸完書封,問了孩子:「有人知道娘娘腔是什麼意思嗎?」不知道是不是大人們平常就很留意使用的語言,只有一個孩子知道娘娘腔的意思。

講故事的時候,孩子們都很專注地在故事裡,安安靜靜的聽我把故事講完。講完故事後,我們討論了什麼叫做像男生、像女生,結果大家的回答好刻板印象讓我忍不住都要皺眉了。男生就是喜歡打球、女生就是喜歡跳舞唱歌、玩伴家家酒、喜歡小動物。

順著其中一個孩子說的:「男生也可以留長頭髮,女生也可以是短頭髮」,我們聚焦在男生和女生的髮型外觀,也提到了我在新老師的課堂上聽到的「是男生還是女生?」的提問,和那些「大美女」的語言。孩子們沒有針對我的提問回答太多,但鬧哄哄的課堂一度讓我覺得快要上不下去。Orz

有小孩急咻咻的說:我想聽那個警察的故事,於是我放了長髮警察葉繼元的影片和孩子們一起看。在那之後,並且說了玫瑰少年葉永鋕的故事給孩子們聽。

課程結束後心裡覺得挫折很大,腦袋裡轉著下次這個故事還能怎麼帶討論。

帶著挫折陪著孩子用完餐後,我跟著孩子們在樹下走走聊聊。那個頭髮及肩的小男孩不知道從誰那兒得到了一個樹葉編織的花環,把它戴到了頭上。早上請假沒上生活課的孩子DD看到小男孩戴著花環,不知道開口說了什麼,一旁的大男孩回了句:「國王也是戴皇冠啊」請假的男孩接著又說:「啊,我知道了,你是女王啦!」這時站在一旁的小男孩的姊姊對著我邊搖頭邊說:「DD真的是沒上早上的課捏~」。

嗚嗚嗚,那天早上生活課的挫折就在那個moment被男孩姊姊的這句話療癒了!

然後今天兒童人權寶物商店開賣時,男孩DD來買我手上的「彩虹軟糖寶物」(這個寶物是不受性別歧視的權利,讓每個人都有不因自己的樣子而害怕被人歧視的權利),一起來的女孩笑著跟我說:「這個寶物一定是玫瑰少年會想買的寶物」

嗚嗚嗚嗚嗚嗚嗚,就是這些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冒出來的小小的芽,能讓我們這些媽媽繼續咬牙燒肝熬下去的吧。




我們認為:唯有讓「性」從過往蒙昧封閉的禁談氛圍中解放出來,才能看見性的個別差異,每個人的性都可以是有價值的。

我們期待:社會能懂得理解、尊重並欣賞每個人的性實踐,進而發展出有品質、自由的情慾關係;同時也避免階級、資訊與文化的落差,造成不必要的傷害與遺憾。

「高性出遊」。高可以是高雄的高,可以是高興的高,可以是高調的高,更可以是高潮的高。性,則代表打破社會禁忌,讓性從窠臼與污名中解放出來。

2017年11月25日 讓我們一起,高、性、出、遊!

高雄市文化中心圓形廣場
13:00集合 14:00開走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陪著女兒面對學習的挫折

文:孫湄晴(暖暖蛇共學二團媽媽/老師)


女兒淳開了一個指甲美容店,要幫我服務,她貼心的詳細介紹指甲油的顏色,供我選擇,我選了白底紅點。

她幫我塗了一腳白色,就跑開了。我看完文章回神時,發現只塗了一腳白色。
我問她:『還有一隻腳沒塗耶?』
她:『我不想塗了,想看平板,你自己塗。 』
我:『是你叫我來塗的,怎麼只塗一腳啊? 』
她:『是我叫你來的沒錯,但是我現在不想塗了(低頭看平板)⋯⋯』
我實在不解,剛剛還很熱情招待啊,怎麼一下子就不塗了。我看看塗好的那隻腳,顏色沒有塗均勻,指甲旁邊也塗到了,心理猜測她是不是不滿意自己的作品!?

我又問她:『你不想塗,是因為你覺得自己塗不好嗎?』
淳:『我就是不想塗了。』(聲音有點生氣)
我把她叫了過來並且抱著她問:『妳是不是塗到指甲旁邊,所以不開心?』
淳哽咽著說:『對啊,那個白色指甲油的刷子很大,都會塗到
旁邊,你那瓶的刷子就比較小。』
我打開看了看對她說:『刷子真的大小不一樣大耶,而且,我覺得這瓶白色,真的很難塗均勻。我上次看婷文塗指甲油,她也會塗到旁邊,她會用棉花棒把不要的地方擦掉。』

淳停止哭泣後,沒有繼續塗。在她不想塗的那個瞬間,我沒有搬出,做人不能半途而廢巴拉巴拉的那一套,我反而想到了在生活營駿逸說的『有一種狀態,是你在孩子旁邊,一起面對同一個方向』那個秀秀治百病的方法,所以,我就靜靜的陪著她。

吃完午餐,我問淳:『心情有沒有好一點?』,
淳:『好多了。』
我:『你不想塗的時候,很不開心,會討厭那種感覺嗎?』
淳:『就不想要那種不開心,也不想再塗,因為怕二次傷害。』
我:『二次傷害會更不開心嗎?』

淳:
『有時候會,但有時候不會,因為有免疫力了。』
『媽媽,我現在來幫你塗紅點點⋯⋯』

有時候,孩子不是想放棄,她只是在學習面對她的挫折。


【延伸閱讀】

20170724,蔡佩珊,陪伴孩子面對挫折




【親子共學團家庭教育實踐班 十一月招生中!】

各位朋友,親子共學團的家庭教育實踐班在今年十一月有三個場次,歡迎報名參加。
實踐班這個課程將協助你,在勞累的育兒點滴中,找到方法拾回愜意的生活,找到力氣實現盼望的親子關係,找到信心更滿意做為父母的自己。
兩天的實踐班有理念澄清討論課,有育兒經驗分享,有親子體驗課,你將能重新看見「和孩子之間」,不再重演緊張的生活劇碼。

十一月實踐班的三個場次與報名方式如下:

2017年11/11-12 南投場
2017年11/18-11/19 高屏場
2017年11/25~26台南場

歡迎你一起來做不一樣的大人,做個能陪孩子歡笑與成長的人!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那年我們一起追的環島辣椒醬

文、圖:林昱辰(台中暖蛇四團家長)


[土豆2y6m12d]
[圓圓4y9m8d]
[yoyo 6y10m]


我從絕對不會讓孩子自學,到最後決定暖暖蛇,是一段漫長的心路,人生處處可見選擇,我在堅持與改變中,走出的是彈性。

(過程省略一萬字)

yoyo某天對我說:「馬麻,妳說環島的錢對我們家是多出來的錢(花費),那我們要想辦法賺呀!我覺得可以在我們家門口擺一張桌子,想想看可以賣什麼?比方說我們的玩具還是我們家用不到的東西。」

我:「拜託,我們家門口一天會經過幾個人?除了鄰居,沒什麼車經過好嗎?」

Yo:「不一定呀!可以試試看咩!」

我:「欸!倒是我可以試試看做辣椒醬來賣,因為之前我送人家辣椒醬,他們說蠻好吃的!」


我是一個想很多的人,我會很擔心被同情,又或者被家人指責我何苦來哉?有好好的業務工作不全心做,不送孩子去學校,搞什麼自學歐北來?!

但時間不多了,我鼓起勇氣抱著“就當作是募款吧!”的想法,最起碼想支持yoyo的人,有個管道可以來幫我們,那就是買我做的辣椒醬。


花了幾個孩子睡著的夜晚,列出材料,寫出更精準的比例,接著找合適的容器,最後算出大概的成本與工時,訂了價格,內心仍很多的不安,想著:一罐一百多的辣椒醬,誰要買?也沒有很大罐,以前是用送的,當然大家都說好吃,現在用賣的,價格又不低,會不會就被打槍了?

帶著這些擔心跨出第一步,朋友好熱烈,第一波銷售都是面交,我也戰戰兢兢的等著反應,想著有沒有人推薦給朋友,或者回購的人數多寡,大概就知道我能不能繼續賣。當時忻忻麻一口氣跟我訂10罐,真的讓我又開心又擔心,開心的是:那是我最大的一張訂單,擔心的是:她完全沒吃過我做的辣椒醬,我會不會讓她拿去送朋友卻迴響不佳?

接著台北共學團的戰友們(我們走在非主流的育兒路上,說是盟友或戰友都可呀!),揪起了團購,說是團購,我也沒給折扣呀!哈哈哈……(羞遮臉)

除了我回台北的親送,有些人來找我自取,很多訂單都是透過轉交再轉交,我真的也很感謝這樣義務幫忙我的你們,不厭其煩的接受我的請託。

然後,我開始收到好多的訊息接踵而來,回購的單一筆筆捎來溫暖肯定,我逐漸有了信心。

也有幾個朋友發文推薦,就這樣,我賣了兩百多罐!

身邊好多人都訂了,我想,接下來我要來開發陌生訂單了……


有人介紹我台中海線的社團,我私訊了團主推薦我的辣椒醬,想提供她試吃看看,結果被打槍了,理由是他們有固定配合的手工辣椒醬阿伯,價格很便宜又大罐,連試吃她都不願意。

就在我有點小沮喪的隔一天,郭老師發了一篇文推薦我的辣椒醬,半小時內就傳來6個私訊訂單,好驚人!接著的三天內,我每天早中晚都有訂單,這中間又有其他共學媽媽發文助攻,除了北中南各個共學團,還包含共學團媽媽的朋友,以及聽過實踐班但最後沒加入共學團的媽媽都來訂了,甚至有人說「我不知道在哪裡看到的,反正妳的辣椒醬好吸引人,我就來訂了。」

爆量的訂單,讓我決定克服擔心宅配寄出去的辣椒醬沒把握完好的到對方手上(擔心玻璃罐破,或者人家拿到的時候萬一腐壞了?)我想到婆家有很多的舊報紙,我不需要用一堆泡棉很不環保,塞好塞滿一箱箱的報紙,我開始大量的以郵局包裹寄出,連郵局的兩位先生,看到我都會對我說:「哦!生意不錯喔!加油!」

幾乎有九成以上訂購的人都會給我鼓勵的訊息,這是讓我最感動的!一般不是都默默的吃了,就默默的在心裡打分數,決定以後訂與不訂而已嗎?怎麼這些人都好熱情,那麼的“不默默”,還特別給我回饋,「噢~揪甘心耶捏!」


再兩個禮拜就要單車環島了,前天參加暖蛇聚會前,去郵局寄出了最後一批訂單,算算總數量,兩個多月來一共售出549罐手工辣椒醬(不包含送出的),當初宋老公說出:「賣個六百瓶吧!」我心想:有一半數字就要偷笑了……沒想到這麼接近他說的量耶!是我厲害還是他厲害?XD


好多的畫面值得將來回憶,全家一起看電視剝辣椒蒂頭,用米袋扛辣椒回家,圓圓洗辣椒,摸兩下發現辣椒好多決定跑去看電視,yoyo想嘗試用吹風機封膜,失敗很多次,我想制止她,但最後決定欣賞她認真的樣子,土豆自告奮勇跑來坐在地板套膠膜,套好對我說:「妳槓(看)!我成功囉!」


遇到問題,放棄其實很難,因為會天天徹夜難眠;反而找機會可能比較容易,因為那只需要幾個失眠的夜晚,或者是孩子一個天馬行空、異想天開的發想。

這段日子,經手了超過一百斤的辣椒,多麼有成就感吶!阿嘉麻對我說:「我好佩服妳,因為妳創造了一個多方贏的方法,同時展現自己的才能+解決了部份環島的經費+分擔了另一半的壓力+給我們好安心的辣醬+鼓舞了困在錢裡躊躇不前的人,妳真的是用行動去落實妳的想要。」這段讚美讓我都快飛到月球去找嫦娥了!

我希望將來有人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要做一件事情,卻即將被現實擊潰這份勇氣時,他可以知道,曾經有個媽媽因為女兒想在門口擺攤賣東西籌措環島費用,而撩下去推銷一個叫做「環島辣椒醬」的真心,然後得到更多的真心鼓舞的故事,並且〔未完〕。



【延伸閱讀 】

20170825,林昱辰,【暖蛇環島】當你的孩子不只是你的孩子的時候

20171109,林昱辰,【暖蛇環島】我們一起重新解讀團體的定義

20171018,林昱辰,價值觀不能傳承

20170421,林昱辰,不要當編劇




【親子共學團家庭教育實踐班 十一月招生中!】

各位朋友,親子共學團的家庭教育實踐班在今年十一月有三個場次,歡迎報名參加。
實踐班這個課程將協助你,在勞累的育兒點滴中,找到方法拾回愜意的生活,找到力氣實現盼望的親子關係,找到信心更滿意做為父母的自己。
兩天的實踐班有理念澄清討論課,有育兒經驗分享,有親子體驗課,你將能重新看見「和孩子之間」,不再重演緊張的生活劇碼。

十一月實踐班的三個場次與報名方式如下:

2017年11/11-12 南投場
2017年11/18-11/19 高屏場
2017年11/25~26台南場

歡迎你一起來做不一樣的大人,做個能陪孩子歡笑與成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