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

媽媽生氣的背後

文、圖:曉雯(桃園共學平日一團成員)


我想,不懂的是我這個做媽媽的,學不會的也是我,為什麼我都要在第一時間選擇用「生氣」來作為溝通的方式,然後再來後悔?

我期許自己,讀了那麼多的書,看了那麼多遍,要不要生氣是可以選擇的呀!

讓小孩懂得尊重別人的方式就是不生氣,為什麼我可以因為擔心害怕就生氣?雖然你可以自己過馬路,在社區停車場自己走到電梯,因為媽媽有教你停下來,左邊看看,然後右邊看看,你有自信可以自己走,但媽媽心裡卻憂心著,擔心還是會有人不遵守規定,斑馬線沒有讓行人先走,停車場超速的開車。

因為我的擔心害怕,我對孩子說教說了半小時,最後我還是生氣到抓狂,讓孩子心裡害怕委屈了。

在情緒高漲的當下,我不知道使用溫柔但堅定的語氣,是否能讓孩子可以知道我的擔憂。但真正的事實是,我還是因為心中的其他情緒影響了我。

因為看到了鄰居那對恩愛的夫妻,老大基本上都是阿嬤帶,小的給保母帶,妻子講話都是溫溫柔柔的,丈夫一副對妻子愛慕的狀態。我卻因為自己先生不爭氣,忍受不了,請他走路,自己要帶兩個小孩, 一副悲哀的樣子,心裡也有點火大了。

先來說說我自己的狀態吧,我一直處在心態不平衡的狀態。生小孩前,我常有厭世的念頭。遇到了我先生,天真地以為像電視演的一樣,雖然他家貧,但他現在努力要改善家裡狀況。我告訴自己,他每天喝酒是因為壓力大,酒能助眠,但我沒那麼好運,帶小孩我壓力也大,雖然我沒去上班,但照顧一個新生命的難度並不比上班少呀!我得不到先生的任何援助,不管幫忙照顧或是給家用,都沒有,我更擔心了,對先生說話的口氣更不好,最後,先生選擇在家醉,醉了睡,都不去做事了,他沒有打我,是我幸運嗎?

我的長女現在五歲了,最害怕的就是她會陷入我的輪迴,以後也找到一個失敗者,日子過得辛苦跟痛苦。所以我盡所能的疼她,但是對待學齡前的小孩,需要極大耐心,每每心中想到這五年過的日子,看到別人雙雙對對,可我總是隻身帶孩子...

尤其在外面吃飯時,我的小孩整個小吃店亂逛,還要被老闆怒斥要我顧好我的小孩,是都沒人聽到我一再勸戒小孩嗎我好氣,結果就把這股氣,轉嫁到小孩身上...

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要自己一個人處理,好累。

更慘的是,我會自己胡思亂想,認為這世界都是在跟我作對,後來因為讀到《被討厭的勇氣》才知道我不用活在別人的觀感下,我找到新工作後,更一點一滴地把自己的自信找回,發現原來我的能力很好,過去幾年的努力,讓我懂很多,在上班前,更因為有參加共學,大家在育兒這路程中,經驗可以交流,感受可以被同理,我不要再當個永遠都學不會的媽媽,要不要生氣是可以選擇的,我也不要一直當個孬種,生氣時理直氣壯,但隔天後卻自己偷偷後悔的哭泣,讓小孩因為我生氣要去害怕我,而我卻是他們唯一的依靠。

不生氣就不生氣,不要擔心別人的想法就不要擔心,下次可以記得一定先用反應式傾聽我訊息」好嗎?我這麼跟自己說。


【相關文章】

20161225,方嵐萱,〈媽媽講不聽〉

20161125,周慧卿,〈孩子,你一定覺得很委屈〉

20161111,陳淑真,〈完美主義〉

2017年2月16日 星期四

不收玩具就是不負責任嗎?

文、圖:何芝庭(高雄共學平日二團成員)



共學日,一如往常準備出門,永永(4歲)自己決定要帶的玩具,他選來選去,想帶上他所有的工程車隊,但是一開始背包是放不下的,請他抉擇,他拿出來後又一樣一樣塞回背包裡,這次竟然讓他全部放進背包。

共學地點在科工館,集合點附近是石磚地,沒有沙土可玩,但孩子們發現花圃前有沙土,他們提水把沙土攪和成濕土,開始他們的工程遊戲;這次永永立刻就把他的工程車隊放進小推車,直接往沙土區前進,其他一些孩子們也陸陸續續的跟進,提水的提水,帶工具的帶工具,永永的工程車讓工程遊戲變好玩,孩子們專注在自己的遊戲好一陣子。

玩了很久,孩子們才逐漸散開在整場的科工館廣場奔跑和遊戲,還上到上層地面玩耍,到了傍晚,科工館人開始變多,開始有其他孩子出現,玩沙土區的玩具遠遠散著沒有孩子在玩,我擔心玩具不見的焦慮情緒開始冒出頭,之前帶書曾經被其他人拿走的經驗讓我一直在思考一些問題,並自我拉扯中,也和夥伴們討論我的拉扯和自我對話。

我對東西不見的失落感是我自己的問題,我很努力的想讓自己去放下某些執念;玩具是孩子的,我希望孩子能對自己的玩具負責,如果因為他放著不管而不見,是自然後果,我想我可以做的是陪著他處理失落的情緒;再者,玩具不見是孩子沒收的問題嗎?為什麼不是那個拿走不屬於自己物品的人的問題?

討論著這些對話的時候天色開始暗了,永永在遠遠的上層地面玩,我決定去找他,當時他正在和另一位夥伴玩,我告知他要準備收拾回家了,他的夥伴剛好也打算往回走,永永很乾脆的跟上我,我們走斜坡下去剛好就是他們玩沙區,夥伴P當時正在玩永永的工程車,我邀請永永一起收拾,永永看了一下說:「這太髒了,我不敢碰。」我內心翻了個白眼,忍不住回他:「你玩的時候怎麼都不覺得髒?」

後來在永永愛收不收和P的幫忙之下,我們一起把工程車收上小推車,準備把整個都是泥巴的工程車隊拖去洗,連帶著永永那雙被拿來當玩沙工具的防水鞋一起放上推車,一路上是P拖著到洗手間,然後P開始在矮洗手台洗,我揹著睡著的小魚在高洗手台洗,P媽也來幫忙,洗的過程中,我不斷地請永永到另一邊的矮洗手台幫忙洗,但是永永一直跑來跑去,有回還很高興的跑來跟我說:「媽媽,我發現有外國人。」我覺得自己開始愈來愈不滿,情緒在累積,我腦袋裡面閃過我想把全部玩具裝進垃圾袋丟掉的畫面;中間還有正義魔人說我們這樣把洗手台弄那麼髒,會造成清潔人員的困擾,我和P媽堅定的表示我們會整理好。

最後全部車洗完,P媽還把整個是土的小推車沖一遍,把永永的鞋也洗乾淨,洗手台和周邊的沙土擦洗乾淨,之後P又拉著永永的小推車要走回集合點,走出洗手間天已經全黑,在斜坡我終於忍不住不滿的情緒,大吼說:「你的玩具全部送給P好了,反正你也不想要,P幫你收,幫你洗,還幫你拉,連車一起通通給P好了。」永永說不要,並且開始哭,我完全不想理他,走回集合點開始收東西。

其他夥伴們一邊安撫我的情緒,一邊安撫永永的情緒,P媽幫著永永把玩具收進背包,我很生氣的繼續說:「帶回去我也會丟掉,你知道我說到做到,我一定會丟。」永永哭的更大聲,夥伴們持續的進行安撫和協調,後來我開始平靜一點就不再說話,讓永永收完自己的玩具,揹好背包拉著自己的小推車回家。

我情緒平穩之後,從下層腦回到上層腦,開始思考我為什麼這麼生氣,我真正在意的是什麼?我想了想,我生氣的點是他對自己的玩具不負責任,玩了之後不收不洗不帶,我最在意的是「不負責任」;我的情緒來源是什麼?我不滿他的不負責任,我覺得我要幫他洗玩具很委屈,我覺得麻煩到P媽和P很不好意思,而他一直置身事外。

再深入思考我為什麼對「不負責任」這件事有這麼大的情緒?我對於不負責任的記憶回想到了念書時代,閃過了一些畫面是熬夜通宵修改分組報告的我,因為時間快要來不及,壓力大到趴在桌上哭,應該是大家一起做好的報告,卻是我在安靜的夜晚一個人修改,似乎從那之後我對於「責任」這件事常常給自己壓力,也相對要求旁人而心生不滿。

再來回想當天整件事的脈絡,有沒有什麼點是我可以再多做些什麼?

1.是不是我請永永收玩具的時候沒有清楚告知他因為快天黑了,我們要準備回家,玩具還要清洗,所以必須提早收?
2.事後我問永永為什麼當時不收和不洗玩具,他說他正在忙,我當時是不是能再多給出一些同理,問問他在忙什麼,然後再請他一起收拾?
3.那些玩到整個是泥,永永不願意碰的車有沒有可能不是永永玩的,所以他不願意收
4.工程車隊玩到整個是泥不是永永一個人玩的,我要求他自己收完洗乾淨,對他來說是不是也不太公平?

思考到這邊我卡住了一下,因為我還是覺得他「不負責任」這件事我很在意,也許有擔心、害怕他之後會成為「不負責任」的人,把自己該做的事「全部」推給他人,讓我非常不能接受,之後在家不收玩具這件事還發生了兩三次,我也跟他談了我對於幫他收拾玩具感到委屈的心情,和很困擾他的玩具散在地上影響到一些工作,但是似乎還是沒有解決我的關卡,那天帶回家的玩具就束之高閣。

之後共學又和夥伴們聊起這件事,夥伴也在找我的盲點:
1.我是不是有點比較的心情,為什麼P收,而永永不收?我覺得自己沒有,我沒有想拿其他孩子的模樣來要求自己的孩子。
2.玩具不是永永一個人玩的,我要求他收拾是不是不合理?是,這點我也有想到。
3.書上有提到孩子四歲才開始學著收拾玩具,我要求永永收拾玩具會不會太早?甚至要求一個四歲孩子要學會負責任這件事是不是太嚴格?

經過夥伴們提點,我跟永永之間比較沒有因為收玩具衝突,但是我知道自己的關卡還沒完全過,不收玩具還是卡在我們之間,我還是在意和擔心孩子的「不負責任」。

帶讀書會提到「內隱記憶」的時候又聊起這件事,我把事情脈絡再說明一次,領隊秀怡問我:「不收玩具,就代表不負責任嗎?一次不收,就代表全部嗎?妳的生氣,是對誰的生氣呢?」

我慢慢咀嚼這段話的意思,漸漸有要破關的感覺,我可以思考到我對這件事的生氣其實來自過去事件的內隱記憶,但是我為什麼要把「不收玩具」和「不負責任」掛勾,然後卡住自己,只是一次不收或是暫時不收,只是這樣而已,讓這兩件事脫勾就好了。

所以我覺得自己好像破關了,至少開始漸漸不在意這件事,也能平靜看待收玩具,我再次和他討論收玩具的事情,我們說好一起收。

某天,永永因為我一打三出門,他幫我一手牽弟弟,一手牽妹妹,我稱呼他是「小幫手」,所以他那天很高興自己能當小幫手,晚上收玩具的時間,因為我在忙其他的事情,沒有即時幫忙他收拾,但是永永自己一個人當了「小幫手」,收拾了所有的書和玩具;再之後,我們一起收拾的時候,我說我當挖土機(推土機、堆高機……)可以一次挖起很多玩具進箱子,然後我們也可以一起開心的收拾,有時候永永也可以自己當工程車收拾,所以這個關卡差不多算是全破了,雖然不能保證時效,但是至少我知道自己之後應該也可以好好的面對。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你今天超理智了嗎?

文、圖:李古錐(台中共學假日、平日五團成員)



先前我參加某個活動時演出狀況劇,我飾演一位父親的角色,狀況劇的情節是國小年紀的孩子想要買手機,飾演爸爸的我要跟小孩互動。

模擬時,我以為我是用同理在與小孩溝通,殊不知旁邊的學員都覺得我是用超理智在溝通,這個發現讓我當下蠻傻眼的!甚至震驚到我的心情!

依照心理治療師薩提爾(Virginia Satir)的理論,人有幾種溝通姿態,其中一種是超理智,意思是說,在溝通時沒有考慮自己與他人的感受,只會照著道理講道理。

我實在不解,問了當時的講師,我印象中她的回答大概是內心的平靜與內在感受斷了連結的狀態是很像的,往往只有一線之隔,「超理智常會為了保持平靜,容易與自己的感受切斷,也關閉接受別人的感受,而真正的平靜是知道自己當下的感受,且接受那感受的存在,也連結別人的感受,同時考慮當時的情境。

這樣的發現讓我深深思考,平常我自己到底有沒有同理小孩?

後來找機會與我們團的領隊梅子聊了一下,在對話中發現,其實在很多情況下,大人實在很容易對小孩碎唸或說道理,希望小孩能懂這些說法,在碎唸或講道理的過程中,其實並沒有同理小孩的感受。

小孩想玩別人家的玩具,我大部分都會說,我知道你好想玩,「但是那是別人的,「所以」...,或是我知道你很難過,可是」...

這些但是、所以、可是都想訴說一個道理,或是告訴小孩我自身的想法。

在溝通想同理時,容易會忘了與孩子一起感受,大人有太多自己的不想,害怕或擔心,自己的狀況沒處理好,就想說服孩子配合。

我問梅子那能怎麼做,梅子說:「邀請小孩一起想辦法,想想能怎麼做,最後如果還是沒得到小孩想要的,那麼就好好陪著孩子的傷心難過。」

好好陪著孩子的傷心難過!」多麼簡單的說法呀,做起來多麼困難啊!

當我狀態良好時,好好陪著傷心難過,是比較容易做到的,當我狀態差時,要陪實在陪不下去。

面對孩子哭喊的聲音,容易無奈心疼,慢慢轉換煩躁不耐,最後生氣不爽,短短的瞬間轉換,孩子也感受到了,更加不安與難過,倆倆糾結的煩躁難過,情勢越來越緊繃。

常常為了回歸平靜的心態,開始切斷感受的連結,只想用超理智的態度碎唸講道理,訴說自己的需求與狀況,想告訴孩子"應該"如何如何。

當這樣處理時,有可能會暫時解除狀況,但小孩情緒的渣渣,沒處理好會一直都在,會等待下個狀況一起爆炸,也有可能狀況沒解除,然後因為感受切斷了,小孩更難過,所以越爆炸,接著陷入更糟的狀態,最後不歡而散後,換來自己的挫敗、自責、後悔。

有時候實在很沉迷快速找到小孩不爽的原因,快速解決問題的感覺,當一直找不到原因時,煩躁感就會慢慢出現,這煩躁感的出現原因,也許是累了,也許有自責感,也許是挫敗感,也許是更多心疼?!也許都有所以累積了,所以生氣了!

若不執著一定要找到原因,那麼怎麼做才好?有時我會糾結在覺得找不到原因,那要怎麼同理才好」的心情。

或許不用非得找到原因,也不用一定要同理,什麼都不用太用力,只默默的給出支持就好?

支持孩子難過了想哭的心情,支持小孩就是想耍脾氣的態度,支持自己無能為力幫忙的心情,支持用擁抱或陪伴代替一切的狀態,是否會好點?

【相關閱讀】

20131118,Lili Liu,〈療癒原生家庭帶出的傷〉


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暖蛇語文課 寒假來寫信

文、圖:郭希瑜(基隆共學團領隊、暖暖蛇共學團教師)


上學期暖暖蛇共學團中年級的語文課裡,有跟孩子討論並也請孩子自己檢視學習中文的情況,我們分為聽說讀寫每一項來討論,例如:要如何認字?為什麼要寫字?為什麼喜歡或不喜歡寫字?喜歡讀什麼類型的書?也討論要不要練習電腦打字。

在討論到寫字時,小蝌蚪提到,以前寫作業時很討厭寫,可是寫信的時候就很喜歡寫。那天課結束後的幾天,看到孩子在上課的挑高空間裡玩起寫信的遊戲,一些孩子在二樓,一些孩子在一樓,他們互相寫信然後用繩子拉下拉下傳遞信件,非常有趣可愛。

很快的,寒假來了,我問兩個孩子想跟同學寫信嗎?他們都想要,最想要的還是收到信啦。再問了一下同團的老師菁頌,菁頌說他的孩子平平超級想要收到朋友寄信來給她。是有貼郵票的那一種。

於是,我在各年級裡發出訊息,請媽爸問孩子是否想跟朋友通信,然後把通訊錄建立起來,小孩們就開始寫信了。

我先帶小孩去挑信紙信封,並且把所有孩子的地址字體放大印出來,他們一人一份,兩個孩子就開始寫了,一個月下來,我的女兒敏言寄出了大約二十五封信,每天一起床就會說:我去看一下信箱。有時晚上晚回來,她已經在車上睡著,到家時,還是會奮力的再去看一次信箱。

我的兒子敏行寄了一封信給他的好朋友,但沒有收到回信,他問我:他為什麼沒回信?他也自己猜想:一定是沒有收到信,會不會是因為我用航空信封?

兩個孩子在寫信收信的過程中都有疑問,像是「郵差好像星期六沒有上班?」、「為什麼他們寄來的信都有蓋章,(經過跟孩子確認,知道他指的是郵戳),我不知道要去哪蓋?」

敏行在查郵遞區號時還發現,「台灣把釣魚台當成是台灣的耶!」他說,因為有郵遞區號。

在這個過程,孩子產生的問題,若不是自己做過他不會知道,其實我也不會知道,而且看到孩子自己產生的動力,因為喜歡所以一直去做,也因為是自學,可以拉長時間蘊釀、實行,也有夥伴家庭們的共同使力。看著孩子小心珍惜的收藏著朋友寄來的信,這結果,我也覺得很珍貴。


【相關文章】

20161019,施婷文,〈【暖蛇環島】媽媽,請把你的擔心收起來〉

20151031,張淑惠,〈親子共學單車環島,不只是環島!〉

20150502,吳佳臻,〈暖暖蛇談廢死─共學團試教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