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一打二的悲劇時刻

文、圖:Egg(台中共學團領隊)



前陣子,女兒阿萌(3Y)和爸爸去沖繩五天,我和兒子抓抓(5M)留在臺灣。父女倆回台後,女兒和我一見面沒多久,她就因想睡而累累的,阿爸出門去吃尾牙,晚上六點半,她睡了一個奇怪時間的午覺。

八點抓抓睡了,八點半阿萌起來,但是因為前晚她只有睡六個小時,沒有睡飽精神不好,我們靜默地玩著遊戲書,已經進入夜間睡眠的抓抓醒來了,急需奶睡或是抱睡。我奶睡抓繼續陪阿萌玩,抓抓沒睡多久,又哭醒,阿萌則是要抱抱。

累積著很多情緒的阿萌,哭著說,她不要玩,要抱抱,要陪。

想睡的抓抓趴在床上狂哭。

我試著抱著阿萌,也哄著抓抓,但阿萌踢開抓,抓因為無法好好抱穩哄睡而大哭,試圖塞奶嘴,抓抓還是持續大哭。

阿萌堅持不要抱抓抓,只要抱她。我判斷這樣情況抓抓是哄睡不下去了,把抓放在腳上,試圖用腳安撫他,也安撫不下來。

我說,「五天沒有看到妳,媽媽好想你,妳在飯店有想我嗎

阿萌哭著說,「有,不要再說了。」

我說,「不說了,我把五天的抱抱給妳。」緊緊的抱住阿萌。

抓抓持續大哭。阿萌被抱著,但是不安,她還是說要抱她。

我試圖商量,我說,「抓抓好想要繼續睡覺,他需要抱抱或是喝奶才可以不哭。等妳夠了,媽媽抱抱抓抓好嗎?

阿萌馬上大哭,不要抱抓抓,她要只抱一個人,不要一次抱兩個人。

我持續抱著阿萌,她不哭了,但是每當被抱著的阿萌,看到趴在床上大哭的抓抓時,她就哭得更大聲。

我突然好像知道了。

我說,「抓抓好痛苦他真的哭得聲嘶力竭很痛苦,他好想要媽媽抱。阿萌也好痛苦,阿萌也想好要媽媽抱。」阿萌大哭表示同意。

我說,「阿萌不只想要媽媽抱很痛苦,阿萌看到抓抓很痛苦,沒有人抱他一直哭,妳也很痛苦,對不對?」

阿萌點頭,哭得更大聲。

我也哭了,眼淚鼻涕一直流。

我說,「媽媽也很痛苦,媽媽看到抓抓想抱,抱不到在哭,看到阿萌雖然被抱著,但是阿萌因為抓抓在哭,所以也痛苦,也在哭。媽媽看到阿萌和抓抓都很痛苦在哭,所以我也好痛苦,我也在哭。」

阿萌看著我的眼淚鼻涕直流,停了一下,一起大哭,又停。

我說,「抓抓哭不是你害的,是媽媽需要照顧兩個小朋友,但是有時候,兩個小朋友都要媽媽只抱一個人,所以就會這樣,我們都好痛苦,我們都哭了。」

這句大概是關鍵,阿萌輕推開我說,「我不要妳抱,要別人抱。」

我說,「我不要抱阿萌,抓抓才有人抱嗎

阿萌說對。再重複一次,「不要妳抱了,要別人抱。」

我說,「我知道,但是家裡沒有別人了。」

阿萌停一下,理解了,大哭。

我也哭了。這時候哭了將近三十分鐘的抓抓哭到睡著了。

我說,「我們打電話給爸爸請他回來好嗎

阿萌說好,一起打了電話給爸爸。

阿萌說,「這是我想的辦法。等爸爸回來抱我,抓抓就有人抱了。」

我說,「對,一個人抱阿萌,一個人抱抓抓。」

阿萌聽到想到目前爸爸還沒有回來大哭幾聲,我把她抱到客廳,以免又吵醒抓抓。

我說,「妳剛剛很難過,我也是,我們三個一起哭。我現在不難過了,妳還有難過嗎

阿萌說,「還有。我不喜歡難過。」

我說,「啊,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沒有關係的,有開心有難過,會來也會過去,生命就會因此而變得很豐富。等一下,難過就會過去了。」

我問,「妳現在的難過是大還是小

阿萌用手比著,她說,「小小的。」

我想一下說,「那我們想想看可以做什麼事情好了來跳個數字舞

隨意數數,跳個舞。

阿萌說,「難過還有一點點。」

我講了一個把難過放在山上,結果兔子碰到難過球,一直哭,眼淚流成河,兔子過不去,只好坐船在河上,河一直流到盡頭被太陽蒸發了的故事。

故事結束,阿萌說她的難過沒有了,過去了。

阿爸回來了,阿萌開心的抱著跳著,跟阿爸說她難過沒有了,自己跳著隨意的數字舞,然後跟阿爸說,她是小朋友,比抓抓大一點的小朋友。

阿爸說,「所以妳也很需要抱抱對不對。」

阿萌說,「對,哇阿未大漢。」

事後回想,當下我有掙扎,一開始我想說服阿萌等一下來抱抓抓,但是第一次失敗後就明白了,我用幾秒鐘把輪番閃過的輪流&公平&偏心&懂事&可憐,這些詞放下來,沒有要誰評價誰。此時此刻,事情是這麼的清楚,兩個小孩同時需要抱抱,三個人都無法滿足,我接受,一打二就是會有這樣的悲劇時刻。

難得,我跳脫先解決問題的途徑。選擇讓情感都出來,讓彼此理解,於是,我們願意親密,站在同一邊。這才,可以一起想辦法了,試著解決問題。

於是,我們都更有力量了,更親密了。


【延伸閱讀】


2016/12/07,Egg,〈練習協商〉

2013/12/12,Egg,〈和孩子連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