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

信任關係


文、圖:egg(台中平日三團領隊)


五月份開始,因為阿萌堅持要共學的關係,讓我覺得焦慮。
焦慮是覺得他會有影響到我對於工作的想像,畢竟她去共學時,大概就是黏著我,要我陪伴,不與任何小孩社交。而我希望她能像過去一年多的狀況,留在家裡。
她一開始表現就是,不願意與我分開,不願意與陪伴者留在家裡,要分開時哭哭抗拒,想要和我一起去共學。一開始我以為是共學之外的日子陪伴不夠,所以先調整陪伴品質,還是沒有用。
每到周三五之前,我們就陷入拉扯,我希望她不要去,說明我是去工作,無法事事迎合著她,如果因為她,我一直無法工作,我會焦慮,會生氣,這是我的觀點。
而她在共學現場的狀況也卡住,她會一整天都坐在推車上,不願意下來,也不做任何事,去哪裡都要我推,我只要離開一下子(例如陪抓抓去旁邊玩個水),她就會馬上眼眶泛淚,要我回來。
一開始每次回來,我們都會聊,她說她不想去共學,想要在家裡,但是不想和我分開。我們也會分析,雖然分開時覺得很傷心,但是和陪伴者在家也會一整天玩的開心。
「你去共學,我不會一直陪你玩,你可以自己玩或是找小朋友玩,或是找陪伴姐姐/阿姨玩」
「好」但是實際現場,她不自己玩不找小朋友,也完全忽視陪伴姐姐阿姨。
「所以下周不要去共學了?」
「好」她答應我,然後時間到了,又會在分開時傷心,最後又是一起出門共學。
--
我搞不懂狀況,搞不定她,常常也克制不了我自己。接下來,我發現她無法說出她真正的想法,下週要去?不要去?她說了自己做不到,她說的不是她真的想要,而是因為我的期待,或是我的情緒,或是我的反應,而說出來的。
甚至她也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了。
對我來說,信任是,她在我面前能夠做自己,能夠清楚貼近自己想法,然後再拿她自己,與我,與環境碰撞。
當我看到她回應我的搖擺話語,言行開始不一致時,我認為,我和她在要不要一起去共學的這個部分,信任關係破滅了。
--
我大力檢討一番。
我突然發現,一年後,兩年後,她不會記得我們的紛爭和討論,她只會記得我的推開與拒絕(大概只會記得我不會陪妳玩)
只有感受,才會被她的身體與反應模式徹底記住。其他都不會。
我先檢討自己,看到自己僵化的觀點(一定要怎樣),自戀,只有自己沒有別人。
看見了自己,也就可以著手修復信任關係,前兩步。
就是不討論。完全的不討論。
再來是完全的同意,直接去做。
我會問她要不要去共學,她說要我們就會直接出發,不管之前她是否說不要或是任何來回反悔。她說什麼就是什麼。
然後我們完全不討論,今天好玩嗎?今天你有玩什麼啊,你喜歡什麼什麼人事物嗎?
關於共學的任何話題,我們都不討論,避免掉入之前討論的誘導或是迎合或是評價之類。(而我昂跟她沒有這個話題的信任關係問題,似乎偶爾會跟她聊)
第三步就是,所有關於這個話題我要說的話,都要思考過後再說,不要再加上任何的氣話或是滑坡話,或是(隱形的)評價或是引導。(結果就是從此後我再也沒有跟她說過任何相關話題XD)
為何如此?我認為,當沒有信任關係時,小孩(對方)不會相信你說的,而是會相信你做的。
--
看起來不錯。
最近3個禮拜,小孩能夠從這個互相拉扯的洞裡跳出來,她明確輕快的說,她喜歡一起去共學,她每次都要去。去的時候也開始能大部分的時間是感覺放鬆安全的,與陪伴者或是其他小孩一起,而不是焦慮狀態。
她放鬆了,就能夠真正意識到我的在意(而不是忍耐),我需要時間工作,我的工作樣貌是和阿姨講話和小朋友交流。我某個時間就要出門,某個時間才會回家。
她能夠給出的大量的給予。
--
她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要什麼了。
真好。
--
過程中,我常常想到,總是有家長說,小孩不要去幼稚園,但是推一下,哭一下,又會有開心的一天,接回家時都不馬上回家。
原來就是這樣,我也可以推一下,直接離開,讓小孩繼續留在家,回來後她也會開心,我也是。
不是嗎?
我也會知道自己是因為焦慮而想要,推一下、想要引導、想要創造環境、想要嚇嚇她、想要直接規範(在很多育兒的縫隙,人生的焦慮,偏食,晚睡,含糖飲料,平板,刷牙之類...)
但說好的信任孩子呢?
說好的協助小孩認識她自己呢?
我無法全然的理解她,很多時候她也無法理解自己,但是永遠把持信任與尊重的線,我就更有機會,讓她能夠發展她自己吧。
#最近人(終於)走到團體議題,領隊群對於團體、合作做了諸多爭執與討論,而我也發現,只有我自己想要好好工作,是無法真的好好工作
的,這就是「只有個人」的問題啊。
唯有小孩可以了,團體也可以了,我才可以好好工作啊(呃,什麼是好好工作啊XD),如同自己弄好自己小孩是沒有用的,需要弄好整個社會一起,才有弄好未來的機會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